分享到:

雨中崆峒

发布时间?021-09-28 10:57:55  浏览次数?i id="doc_span_id">  报送单位:
咪乐|直播|app|下载安卓手机 عڱۡó״칫ҽ15ƶйƷչ˰ľ巽

  清早即落雨,至山前,路湿山湿草木湿,人也是湿的。上天梯在雨雾中,一座山皆在雨雾中。站在阶下望,雨雾如巨幅帘幕,遮住天梯,望不到尽头,天梯之上盛景何如,惟有无尽想象?/p>

  雨时急时缓,不断敲打,路湿泥滑。距山顶尚有一大截路,颇觉力尽,不知暂歇还是前行。想起苏轼游松风亭,足力疲乏,亭宇尚在木末,感叹何时才能到达。犹豫片刻,忽然顿悟,此间有什么歇不得处。于是如挂钩之鱼,瞬间解脱?/p>

  择一处雨篷下缓缓坐,雨透过夹衣,寒凉浸入。点一杯热茶,金黄茶汤入口,渐渐暖了,人也舒散起来。眼前雾迷云树,雨急山溪涨,也是崆峒一景?/p>

  满山榔榆树,枝条细瘦,皮色暗灰,叶承雨水愈发青翠,风致更胜晴日。我是山间过客,看山色雨色,也看人间诸色。在林间小径走走,雨一缕一缕自枝叶间漏下,扑在脸面。不远处林木被大雾遮掩,一望空空洞洞,仿佛可腾云驾雾上天庭。得天雨润泽,披漫山青湿,以为一片青山可了此身?/p>

  崆峒雨,细润绵密、微小,仿佛为反衬这座道教名山的高大久远。据说崆峒在周代乃氏族部落的名称,商代契的后代分封于空桐,遂以国为姓氏。崆峒山是以姓命山名的。更有意思的是,黄帝时期的道家人物广成子,曾在崆峒山筑石室而居。黄帝曾拜广成子为师,修习治理之道。《庄子》也记载黄帝问道广成子之事,以得至道精髓?/p>

  雨时歇,片刻又毫不留情淋漓起来。半山腰的皇城,一壁悬崖,深不见物,立在悬崖边,与崖木比肩,生出山登绝顶我为峰的心绪。人间万事,瞬息而过,为不为峰又有什么要紧。一道观掩在山色中,年年无声,岁岁如是,领一山四季,来客不断?/p>

  在西台淋半天雨雾,午后往东台。西边主道家,东边乃佛家清净地,佛道兼顾。像陶弘景入山后,佛道双修以为一家。一山融两家,世间万法也不过一法?/p>

  东边塔院,塔身完好。塔院正面门楣上书四字:无上法门。两侧小门各书禅净止观、法地庄严。进寺,灰瓦红墙,宝鼎香炉,一株万年青松。另见一重门两重门三重门,迎面壁上有硕大一禅字?/p>

  午后寺里钟声清鸣,一忽远,一忽近,有穿透之力。迷恋这清清钟声,清音相伴,可洗去不和之气?/p>

  山下榆树杆长满青苔,树根下,鹅卵石缝隙间,青草孜孜以求生,绿莹莹望天而长。雨越发大了,闲坐不知白日暮,抬头仰望孤云高。高的是云天,低的是黄土,夹在中间的是我?/p>

  山中雨雾相连,林木相依,山路蜿蜒远去,无尽无止,生生不息。枝叶间忽见一白鸟,草间逐掠,倏忽又入云天,去留不眷。山下已炊烟四起,晚霞藏进雨雾间,行山的人缓缓归来,有人立在路口,默默望尽一场雨中落日。心有远山,大道便在其中,无所事事,亦事事有为?/p>

  我来崆峒无余说,雨在青山,雾在天。(文/韩玉?/p>

  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(2021?9?7日 ?2版)

友情链接?/span>
关于我们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帮助中心  |   站点地图
版权所有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    中文域名: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·政务    主办: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    承办:甘肃省旅游信息数据中心
政府网站标识码:6200000042    

甘公网安?62010002000600?/p>     网站备案号:陇ICP?5001598?3

网站访问?span id="visitor"> 次    建议使用?280x1024 分辨率    IE8.0以上版本浏览?br />